原标题:品区·对对碰 | 闵行VS宝山:昔日“工装男”,如今谁更挺拔俊秀?

  摊开上海地图,宝山和闵行,一个在东北角,一个在西南边,遥遥相望。

  《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(2017-2035年)》把宝山和闵行纳入“主城片区”范畴。从近郊,到郊区新城,到中心城区拓展区,再到主城片区,这两个区经历着深度城市化进程。两个在先天“基因”方面有诸多相似点的地区,深度城市化之路是否走得稳健?经历了怎样的蝶变?

  老工业基地的骄傲

  闵行与宝山,相隔较远,细数前世今生,有诸多相似“基因”:

  都经历了行政区划“一区、一县”合并的过程。1988年,上海撤销吴淞区、宝山县,设立宝山区;1992年,撤销上海县、闵行区,设立新的闵行区。

  都经历了从郊区,到中心城区拓展区的变迁。根据上海2035规划,宝山和闵行都被纳入上海“主城片区”范畴。

  相似的还有老工业基地的那份骄傲。

  闵行,新中国成立后,诞生了让上海人自豪的‘四大金刚’——上海电机厂、上海汽轮机厂、上海锅炉厂、上海重型机器厂,被称为上海近代工业文明的摇篮。大型机电制造企业,集聚在种满香樟树的宽阔的一号路(现在的江川路),庞大的工人阶级队伍,意气风发的小青工,一幢又一幢的工厂宿舍楼。那时,厂门口下班的情景蔚为壮观,人海奔涌,如潮的自行车破门而出,按响欢快的铃声,穿云破雾。

  在小青工心目中,“老闵行”与“闵行”是两个概念。他们将老闵行视为“城市”,周围全是乡下。也就是说,从真正的上海城区到老闵行,当中还隔着一个“乡下”——上海县。当年不少“乡下”女孩的择偶标准是,“嫁人要嫁四大厂的”。

  闵行有“四大金刚”,而宝山则长期以来拥有“一枝独秀”的宝钢。

  在宝山,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“宝钢因宝山而得名,宝山因宝钢而扬名。”足见二者的唇齿相依。

  自上世纪50年代后期,宝山开始大规模开发建设。2018-11-13,在宝山区月浦东,宝钢打下第一桩。当时整体落后世界至少20年的中国钢铁工业,引进二手设备就能在国内称王。但宝钢立志追赶的,是全球“第一流的现代化”。彼时,能在宝钢当一名工人堪称荣耀。

  宝钢项目上马,以钢铁为代表的实体工业在宝山得到快速发展,一批重要的部市属企业也纷纷落户宝山。因水路运输便利,港口物流、集装箱储运、加工贸易等产业在宝山也快速发展,逐步形成了“一业特强、多业并存”的产业发展格局,宝山老工业基地的雏形以及城乡架构也在那个阶段基本形成。

  如果要给闵行和宝山“画像”,脑海里跳出来的就是两个威猛的穿着工装的男性。

2018-11-13,宝钢工程动工典礼在高炉工地隆重举行 ,来源:中国宝武2018-11-13,宝钢工程动工典礼在高炉工地隆重举行 ,来源:中国宝武
闵行一号路闵行一号路